军事新闻

精神疾病手术 家属莫在“根治”这错误观点中质疑手术

家中有一名精神疾病患者,就如同安了一枚“定时炸弹”。受妄想等异常思维的控制,患者与家属时常处于对立关系,病情严重的病人还会辱骂、殴打父母,破坏社会和谐环境,全家人都毫无生活质量可言。

药物治疗精神疾病是最基本、最常用的治疗方法。对于轻、中型精神疾病,药物治疗效果尚好,经足量足疗程用药可以有效控制精神症状。

精神疾病是一组进展性疾病,其特点为复发率高,治疗难度大。症状多种多样等特点,单纯靠药物来治疗,很难长期维持病人最佳状态,甚至有些病史较久的病人,家属监管不到位,患者没有得到药物的有效治疗,因常年缺乏自知力,不承认自己有病、拒绝就医、拒绝服药治疗,导致病情进展速度快,让患者无法回归社会,无法正常生活。让患者常徘徊在住院-康复回家-再次发病入院”的“旋转门”之中,我们称之为“难治性精神病”。对于家属而言,寻找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可谓是“煞费苦心”。

自从“精神外科”应用于临床,手术治疗“难治性精神病”至今也有近百年历史。但由于缺乏专业的普及宣传,大部分家属对手术治疗精神病存在错误的认知。他们认为手术治疗精神疾病是“根治”手术,目的是术后不再复发或术后能停药等。从临床角度分析,精神疾病病因不明,又存在遗传突变的影响,就从目前的治疗手段而言,精神疾病无法根治。

想必诸多家属会提出疑问,既然手术无法“根治”,为什么要冒风险选择手术治疗?

实际上,任何疾病的治疗目的都是帮助患者恢复正常功能。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(世博园院区)功能神经科专家团队,通过CT、MRI、DTI图像融合技术、微电极细胞定位技术、射频电极调控与DBS调控定位手术治疗难治性精神疾病,可令患者更好地回归家庭和社会,消除肇事、闯祸的根源,让社会和家庭回归安静和祥和,这才是手术最终目的。

其次,从手术安全性角度来说,现代的脑立体定向技术已经进入了精准导航、机器人辅助的微创时代。手术前行MRI-3D序列薄层扫描与MRI-DTI扫描,根据患者的核心症状选择手术靶点,将MRI、DTI及CT扫描数据,输入计算机手术定位计划系统,进行CT、MRI及DTI等图像融合,然后根据核心症状,锁定手术靶点,获取三维坐标,计算最佳手术路径,避开重要神经血管,大大提高手术安全性,从而较好地规避了手术风险。此外,手术操作不在脑的智能区、运动区和语言区域,术后不会出现呆傻、偏瘫、失语等现象。

通过精准微创手术的治疗,患者异常顽固的精神症状得到了有效控制和消除,思维及行为恢复正常,消除与家属对立的关系,术后患者能够更好的融入社会,参与学习、生活、工作和社交等功能。至于“根治”,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,家属莫在“根治”这错误观点中质疑手术疗效。

案例分享:

刘某某,男,30岁,法国留学硕士,因“凭空闻声、敏感多疑、脾气暴躁、冲动易怒5年余”入院。患者25岁硕士毕业后留在法国工作,因为工作压力大,加之性格孤僻,经常觉得有人在说他坏话,偶尔听到耳边有多种声音在骂他;工作中常常怀疑同事,认为都在议论他;上班时注意力不集中,记忆力减退,时常不能完成工作。家人曾带他去法国精神专科医院就诊,确诊为精神分裂症,并用抗精神药物治疗,疗效欠佳。回国后,曾在某市精神专科医院强制住院2次,略有恢复。回家后不久又变得自言自语,经常无故发脾气、摔东西,打伤过父母多次。

2016年,来到上海市东方医院功能神经科住院治疗,再次确诊为精神分裂症,有手术适应症,无禁忌证。术后,患者原有的幻听、自言自语、敏感多疑、被害妄想、脾气暴躁、攻击行为消失,思维恢复正常。现患者承认自己有病,自觉接受药物治疗,已回访3年余,现已踏上工作岗位。

在2008年1月~2019年1月之间,我科专家团队共实施“难治性精神疾病”手术千例,经过术后6个月~10年的临床随访,临床总有效率为91.8%。该手术的高效性,离不开院内多学科医疗团队的密切协作,如影像科、麻醉科、ICU等各科专家的参与;病人的康复全程亦需要精神科专家的长期随访指导和健康教育。因此,我科开展的精神外科微创手术,也是多学科技术协作的完美呈现。